微信缠斗支付宝,谁是B端之王?

摘要:有媒体最近把焦虑问题分别抛给了微信和支付宝,微信支付副总裁耿志军说,微信支付团队压力突出,都在焦虑往哪里走,还能再翻多少翻。

143111

最近,有个新闻引人注目。

​广东省河源的龙川县佗城镇成了广东首个移动支付示范镇,全镇在公共交通、医疗健康、餐饮便利等领域上线了90个项目,有137户商户得到了终端改造,完成率达到了95.6%,基本实现了一部手机走天下。 

赵佗是秦末南征百越的统帅之一,当过龙川令,趁着秦末天下大乱自立为王,并将中原地区先进的政治制度、农业技术和文化理念带到岭南,使得南越国偏安百年之久。

如今龙川县这个延续了两千年的名字,突然与移动支付和无现金社会的创新理念捆绑在一起,会给这片古老的土地带去多大变化呢?

其实,移动支付下沉是必然结果。

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,2018年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190.5万亿,同比增速58.4%,人们在日常中使用移动支付的习惯已逐渐养成,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渗透率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。

所以,未来有越来越多“龙川县”被卷入移动支付浪潮中,只是时间问题。

不过,这份报告里还有一项不容忽视的数据:2019年Q1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为55.4万亿元,同比增速24.7%,这一数字相比于2018年Q1的95.7%,几乎缩水至四分之一,虽然交易规模总量在上升,但增速却不断降低。

这其实说明了一点:互联网人口流量红利逐渐消退,移动支付最近的表现也是潮水变化的征兆之一,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,移动支付也随之踏入了下半场。

不久前,腾讯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在88媒体沟通会上就公开表示,随着微信支付的用户规模逐步见顶,目前微信支付团队面临着突出的工作压力,“大家在焦虑我们往哪里走,还能再翻多少”。

聚合支付平台收钱吧创始人陈灏也坦言,在可视范围之内,绝大部分的商户都已能够受理移动支付,不管是支付宝或微信的自有产品,还是聚合支付服务商的产品,它们已触及生活方方面面,移动支付真正进入了下半场。

移动支付下半场与上半场的逻辑有什么不同?做个比喻,上半场是在大家一起教育用户,银行、通讯运营商和手机厂商都在搅局,移动支付这趟“列车”到底有多快,多舒服,多好用。而下半场就是各家开始比拼造车能力以及车内软装等硬实力了。

如果说移动支付上半场处于战略互攻阶段,各方你争我夺,以拉动流量为目的,属于流量战争。那么下半场则进入战略相持阶段,开始在存量中做文章,通过自身能力进行场景的深挖,属于场景战争。

这一点,支付宝和微信两大“支付双雄”其实早已意识到了。之所以只提这两家,是因为他们市场份额加起来超过了90%,可以说支付宝与微信对移动支付下半场的认知和打法,将决定中国移动支付行业未来的走向。

微信:流量的“困兽之斗”

除了在“已进入下半场”上达成了共识,AT两家还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聚焦到了B端领域。原因也很简单,在初次需求已经很难被更大范围挖掘到的前提下,单个流量的多次需求挖掘就成为企业下一阶段的目标。

如果把一条消费链路比喻为河流,那么只有上游河道越挖越宽,越挖越深,抑或有新的支流汇入,才能让下游的流量更加丰沛而汹涌,这正是两大巨头都毅然投身B端领域的原因。

不过,对微信来说,这条路并不好走。

抛开跟公司文化相关的基因论不谈,微信现有的产品属性也决定了这一点。

微信是一款社交产品,社交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用互联网的话术来说,微信是个沟通领域的C2C平台,正因为它足够纯净,足够易用,所以才能覆盖到更多层次的人群,成为第一款月活过十亿的超级应用。

而商家,也正看中了这巨大的流量优势,无数微商神话已经印证了流量背后的商业价值。然而,这种寄居于流量上的畸形商业模式,又破坏了微信的纯净,进而侵蚀了其作为社交工具的本质属性,因此遭到了平台的制裁。不论是对于朋友圈长复制文本的折叠,还是此前下重手封了上千个号,痛击私域流量,都印证了这一点。

所以,尽管微信支付反复强调能提供微信十亿用户沉淀下来的营销、数据分析等能力,然而商家看中的还是那“十亿用户”本身,想要以简单的“海量曝光+转化”进行收割,所以微信又不得不大力维护流量的纯净度,避免过度商业化,这之间的矛盾我称之为“微信式流量困境”。

上兵伐谋,攻心为上,在商家端,微信支付恐怕是要撕掉自己身上的“流量”标签才能有所作为。

微信支付或许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危机,在调和C与B的矛盾中已经出一些有效尝试,支付分就是一例。

微信支付分的逻辑跟使用场景都与芝麻信用类似,在为C端用户降低使用门槛的同时,也降低了B端商户的业务风险,只是现在应用的场景还不多,规模不够大。另外大部分可应用场景都已经有芝麻信用挡在前面,这的确是微信支付很难追赶的先发优势。

支付宝:To B基因的自我进化

支付宝或者说整个阿里生态更懂商业,这是公认的事实。

一方面,支付宝本身聚焦于“交易和服务”,所以支付宝本质上是服务的B2C平台,而这些服务,主要由阿里生态以及广大合作伙伴提供。因此,支付宝所服务的对象,也一直包含B与C两个方面。

所以,支付宝生态内的一系列能力诸如交易前的营销、风险控制、信用体系,交易中的成交手段,交易后的物流售后等等,也无不是围绕着商业出发,以支付为基础,在各行各业中爆发出强烈的商业势能。

以租车行业为例,本身租车就是一种低频消费,而高额的押金又成为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但没有押金,损失无法保障,风险太大。因此,当芝麻信用横空出世后,这一大痛点就被解决了。

根据艾瑞咨询的《汽车租赁行业用户洞察》,在18岁-35岁的主体租车用户群中,有70.6%的用户租车支付首选支付宝,原因就是可以芝麻信用免押金,另一项有趣的数据是,在线下租车的用户中,因线上支付可免押,94.1%的用户愿意为此转移到线上。线下转到线上的意义是,一切消费行为变得可视化,从而让用户的深度运营成为可能。

另一方面,支付宝的商业潜力还在于将这些能力交叉组合之后,深挖业务场景,造出商业新变量。

一个简单的例子,「估吗回收」的主营业务是3C数码产品回收,这类产品回收客单价高,因此接入了芝麻信用,根据不同的信用等级,会预付给用户一定的资金,最高可全款预付,降低用户心理门槛。

但问题在于,芝麻信用以人为维度,分数与身份信息绑定,如果某个人用同样的身份注册新号,且以不实信息获取了平台的预付款,尔后弃号,平台并没有办法找回资金,导致坏账。

所以,「估吗回收」接入了支付宝风控的账户安全能力,该能力以账户维度出发,提供给B端商户账户风险等级,只有等级是安全的的账户,才能看到芝麻信用预付的功能,二者结合,一起将坏账率降到最低。

这是个非常细小的业务场景,但往往对商业的深刻理解就浸透于这些细微末节之中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“2B基因”。

要赢得下一场战争,支付宝需要做的是把这种基因进化再进化,争取绝对优势。

有媒体最近把焦虑问题分别抛给了微信和支付宝,微信支付副总裁耿志军说,微信支付团队压力突出,都在焦虑往哪里走,还能再翻多少翻。

而支付宝IoT事业部总经理钟繇说,目前的支付宝没有增长焦虑,如果硬要说焦虑,那就是如何为商家和商业生态创造更大的价值。这恰恰反应了航道转变,微信的社交流量并非万能带来的隐忧,与支付宝B端服务创新的渴求。

当然,仅以有没有2B基因判断成败未免,Keso也觉得“说腾讯没有to B的基因,等于说腾讯做不好云计算、产业互联网这件事吗?并不是,而是说,没有to B基因,是说做to B的事就会特别吃力,特别勉为其难。就是因为特别难,才显得腾讯全面进入产业互联网这个决心之大,以及这件事的义无反顾。”

微信支付如何狙击支付宝,将是移动支付下半场最精彩的看点之一。

本文为 极速5分3D(http://cypmi.com)投稿作者:虫二 的原创作品,责编:邢通。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极速5分3D观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操作太快喽,请输入验证码

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。

看不清? 点击更换
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