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ter

通俗易懂,不是砖家。

  • 发表文章(417)
乌镇饭局后,阿里腾讯走向了分岔路

乌镇饭局后,阿里腾讯走向了分岔路

当公司大到一定体量,到底应该做一些什么?答案可能有很多,但一定包括为更低门槛的品牌成长环境、更公平的就业和财富升级路径,以及主动开辟并走进新的赛道,为行业找到潮水的方向。

巨头冲不进的赛道:陌生人社交的生存法则

巨头冲不进的赛道:陌生人社交的生存法则

陌生人社交领域正在激起新的暗涌。市场需要的不是胡乱拼凑的产品,不是打擦边球的产品,也不是拙劣模仿的产品,而是为所瞄准的用户群打造“不可替代”的社交体验

快手们加速商业化,互联网加速扁平化

快手们加速商业化,互联网加速扁平化

基于传统流量漏斗的游戏已经行不通,想要在垂直赛道中活下去,还需要聚焦优势产业,朝特定的方向精耕细作,摆脱对短期流量的高度依赖,找到流量之外的护城河

头腾大战:商路思维与土地思维的对撞

头腾大战:商路思维与土地思维的对撞

对于“挑战者”字节跳动而言,种种信号预示着这家成立八年的企业正在跻身巨头行列。疑惑在于,当字节跳动也晋级寡头行列时,是否会像腾讯一样刀枪入库经营自己的“商路”,还是继续攻城略地呢?

乘风破浪的多核CPU

乘风破浪的多核CPU

回到用户的立场上,移动CPU市场的风云变幻终归不是个坏消息

在线教育的“循环游戏”

在线教育的“循环游戏”

过度聚焦于烧钱获客换来的漂亮数据,缺少对课程的打磨和用户的精细化运营,最终在潮水涌起和褪去的轮回中一次次随波逐流

私域直播:零售经济的新分野?

私域直播:零售经济的新分野?

从一味押注头部网红“清库存”,到持续加码私域直播谋求长远经营,零售经济出现了新趋势

中概股回归的“难言之隐”

中概股回归的“难言之隐”

有了网易和京东的成功示范,中概股的“回归潮”已经可以预见。

直播带货:“翻车”成为常态,存在污名化隐忧

直播带货:“翻车”成为常态,存在污名化隐忧

作为当下经济复苏的重要抓手之一,直播带货还需要正视乱象的存在,监管和治理同步进行,切莫为了短期的利益而一味地蒙眼狂奔

特斯拉是不是蔚来的盟友?

特斯拉是不是蔚来的盟友?

特斯拉的出现正在加速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淘汰赛,在“鲶鱼效应”的作用下,一些吃不消的玩家们正在努力求生

“丰巢困局”揭露的商业真相

“丰巢困局”揭露的商业真相

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上,不缺少供应商集体出走的戏码,但如此大规模的“用户起义”还是头一遭。

微盟事件启示录:数字化时代的商业关系

微盟事件启示录:数字化时代的商业关系

微盟“删库”事件的发生以一种不愿意看到的方式,为行业上了一堂数据安全管理课。

历史进程中的语音交互,下一个BAT的通关密码?

历史进程中的语音交互,下一个BAT的通关密码?

一切美妙的化学反应正在发生中,一个新的商业赛道正在被缓缓撬开,留待百度们的使命在于:如何为语音交互延伸出更多的技能,以及进一步优化方言的语音交互,在技术上彻底踏平互联网的门槛。

二元化的在线音乐:开山挖矿VS蓄水养鱼

二元化的在线音乐:开山挖矿VS蓄水养鱼

看起来相似的商业模式背后,两家已经站在了两个不同的赛道,差异化的趋势将伴随着时间进一步凸显。所谓山有山之乐,水有水之乐,当行业中的两极选择了不同的生存哲学,才是一个行业的看头所在。

搜索大数据:商业世界的“上帝视角”

搜索大数据:商业世界的“上帝视角”

“镜像世界”并不是科幻电影的专属,而是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家David Gelernter在1991年提出的概念。

黑天鹅扳动了互联网的“快进键”

黑天鹅扳动了互联网的“快进键”

2010年张小龙从Kik上看到新机会时,互联网的产品周期还是“以年为单位”的,iOS和安卓还是小众的产品,塞班S60平台几乎停滞了进化,哪怕是跑的慢一些,也不会被竞争对手甩开太远。

进化与重塑:在线教育的“路径革命”

进化与重塑:在线教育的“路径革命”

原本需要多年挖掘的潜在用户,集中在一个月中释放,倘若不能抓住这波人口红利,并在用户留存上走出以往的误区,接下来面临的可能就是能否活下去的问题。

疫情下的远程办公:巨头入场打造新基建

疫情下的远程办公:巨头入场打造新基建

对于巨头以及垂直领域的玩家们而言,还需要更多的投入来建设远程办公的生态,优化产品的稳定性和易用性,最终在远程办公的拐点到来时脱颖而出。

新型肺炎下的互联网“新拐点”

新型肺炎下的互联网“新拐点”

可以预见的是,当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结束后,人们会再度变得忙碌起来,时间也会回到碎片化的状态。

知识赛道悖论之年:“娱乐至死”的抗争

知识赛道悖论之年:“娱乐至死”的抗争

“知识就是力量”到底仍然是互联网的核心秩序。信息与非我信息的洗礼中,我们都会是穿越黑暗的孩子。

29 4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29 4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销为什么不行了?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29 10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...
  •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