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洪言

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,微信公号:洪言微语

  • 发表文章(119)
在牛市里,你要骑上一匹快马!

在牛市里,你要骑上一匹快马!

无论是不是牛市,都不影响你当下的投资:如果还在熊市,正好建仓;如果是牛市初显,更要加快建仓

社会在进步,为何年轻人的压力越来越大?

社会在进步,为何年轻人的压力越来越大?

正是经济不自由产生的压力,才是我们努力走向经济自由、追求自我实现的起点

贫富悬殊、不平等加剧,这一次,美联储也救不了美国

贫富悬殊、不平等加剧,这一次,美联储也救不了美国

新冠疫情,直接作用于经济体,会激化矛盾、恶化问题,相对健康年轻的经济体能坦然受之;带有基础疾病的经济体往往难逃一劫。

文化中国谈:从“仁孝治天下”到“科技强国”

文化中国谈:从“仁孝治天下”到“科技强国”

经历过洋务运动、维新变法的失败之后,有识之士愈发感到要加速引入西方科技与制度,可东西文化在根本上不相容,导致很多西方化的努力以失败告终,于是便有了“假如采用西方化,非根本排斥东方化不可”的呼声。

中国人的债务负担有多重?

中国人的债务负担有多重?

当前,宏观层面仍要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,就消费金融而言,政策目标是稳住居民杠杆率的增速,而非从绝对量上降低杠杆率,后者不利于保持消费稳定。

监管沙盒不是金融科技的救命药

监管沙盒不是金融科技的救命药

过去几年里,企业常说“拥抱监管不等于等待监管”,科技创新拽着监管走;但未来几年,或许只有“等待监管才算拥抱监管”,在这种情况下,需要监管推着科技创新往前走。

PayPal入华,外来和尚难念经

PayPal入华,外来和尚难念经

对PayPal如此,对其他国际巨头也是如此。PayPal收购了国付宝,其他国际巨头也不会错失机会。国内有一百多张移动支付牌照,除了头部的几家,多数支付机构日子过得艰辛,大概率也愿意把控制权拱手想让。

二手车金融:难啃的骨头、易解的局

二手车金融:难啃的骨头、易解的局

事无难易,适合者易。恰如有人享受孤独,有人惧怕独处,二手车金融的复杂,在不同机构眼中有不同的认知,有人愁获客,有人愁催收,也有人担心声誉压力。

互金二季报,乐观数据与悲观信号

互金二季报,乐观数据与悲观信号

未来一段时间,相信还会有强力政策出台。于平台而言,要么真正合规合法经营,要么彻底失去生存空间,休要再打如意算盘——打着合规的牌子,赚着擦边球的钱。

金融科技的下一个风口是什么?

金融科技的下一个风口是什么?

金融科技方兴未艾,金融科技的下一个风口,不局限于科技本身,更多地体现现有科技在应用场景的深化上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《互联网金融行业2019上半年报告》

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《互联网金融行业2019上半年报告》

综合起来说,高杠杆放大了网贷平台风险,期限错配、短债长投、肆意挪用降低了平台的流动性,最终导致了兑付风险的爆发。

备案前买一家P2P,这个险值不值得冒?

备案前买一家P2P,这个险值不值得冒?

从现在到2020年末的十几个月里,大量平台退出行业,由于太过密集,足以掀起一阵风暴。如考虑提前下场布局,不得不正视这个风暴。

职场中,除了996,还有无处不在的瓶颈

职场中,除了996,还有无处不在的瓶颈

说不完的996

银行的迷茫,转型的悲伤

银行的迷茫,转型的悲伤

银行业一直从降本增效的视角看科技,一旦科技的角色发生跃迁——从降本增效到重构金融模式,银行业过往的科技优势不复存在。

金融科技赋能者,金融淘金卖水客

金融科技赋能者,金融淘金卖水客

作为送水工,金融科技赋能者们难逃优胜劣汰的洗礼,只有真正的强者,才能看到风雨后的彩虹。

网贷上岸,巨头下水

网贷上岸,巨头下水

网贷上岸,巨头下水,才是故事的圆满结局。

站在十字路口的城商行

站在十字路口的城商行

二十多年后,城商行再次站上十字路口。

互金行业正在温水煮青蛙

互金行业正在温水煮青蛙

天下事,要么易学而难成,要么难学而易成。后发先至的事,哪有这么容易?

助贷会被杀死吗?

助贷会被杀死吗?

长期来看,趋势消解的是牌照监管的有效性,顺应趋势的前提,是尽快从牌照监管的框架中解脱出来。

互金大潮反思:失败的必然性

互金大潮反思:失败的必然性

互联网金融机构,期待更多地政策宽松与倾斜,也相信,宽松与倾斜必将到来。而每个从业者,也需要转变心态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29 4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29 4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销为什么不行了?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29 10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...
  •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