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极体

你的困惑,来自于无路贴近未知。我们在技术、学术、世界化的异面,贩来极限脑量下的TMT。

  • 发表文章(494)
机器视觉之外,机器人的感知补全计划

机器视觉之外,机器人的感知补全计划

在我们期待人类与机器人和谐生活的未来,我们自然更期待这些机器人不再是一台冷冰冰的机器。

芯片破壁者(十四):硅谷“摩西”肖克利和他的半导体实验室

芯片破壁者(十四):硅谷“摩西”肖克利和他的半导体实验室

“硅谷创业”的模式,影响力此后几代创业者,也就成就了今天的硅谷。

芯片破壁者(十五):仙童半导体和“八叛逆”所缔造的“硅谷模式”

芯片破壁者(十五):仙童半导体和“八叛逆”所缔造的“硅谷模式”

如果想要了解硅谷的早期发展史,就绕不开仙童半导体这家公司

全球移动服务生态的暗涌与新机

全球移动服务生态的暗涌与新机

宁可备而不用,不可用而不备,对于今日之中国产业,恐怕都有深刻的体会

芯片破壁者(十三):台湾地区半导体的古史新证

芯片破壁者(十三):台湾地区半导体的古史新证

终局如何,拭目以待

芯片破壁者(十二.下):青瓦台魔咒与半导体“死亡谷”

芯片破壁者(十二.下):青瓦台魔咒与半导体“死亡谷”

《国家的兴衰》一书中写到:强势利益集团对于国家总体实力之衰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而强势利益集团的逐利行为必然会损害公众福利,增加社会成本,导致制度僵化,从而既损害了社会效率也伤害了社会公正。

芯片破壁者(十二.上):“大头儿子”模式下的韩国半导体

芯片破壁者(十二.上):“大头儿子”模式下的韩国半导体

推动产学研融合,向更底层人才培养体系中渗透,或许需要拿出十年树人的决心与耐心

从数据中台到AI中台,企业到底要建什么中台?

从数据中台到AI中台,企业到底要建什么中台?

企业的中台建设仍然处在鱼龙混杂、参差不齐的发展初期。现在还难以对中台的价值以及未来潜力进行盖棺定论的评价

芯片破壁者(十.下):富士山上的绝响

芯片破壁者(十.下):富士山上的绝响

伴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,富士山上闪耀十年的芯片之光,竟然就此成了绝响

芯片破壁者(十.上):风起樱花之地

芯片破壁者(十.上):风起樱花之地

在步步为营之下,日本半导体一步步从无到有,呈现出美国从0到1,日本从2到3的奇妙形态

芯片破壁者(九):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?

芯片破壁者(九):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?

ASML总裁彼得·温宁克:“如果我们交不出EUV,摩尔定律就会从此停止。”

欧洲花费210亿欧元新建大型对撞机,我国要跟进吗?

欧洲花费210亿欧元新建大型对撞机,我国要跟进吗?

相比于那些花费巨资建设的形象工程,我们是不是该想想办法建成一座能让国人骄傲、“外邦来朝”的未来大科学工程呢?

芯片破壁者(八.下):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“守旧”与“拓新”

芯片破壁者(八.下):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“守旧”与“拓新”

当上帝关了这扇门,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

芯片破壁者(八.上):欧洲半导体产业的“新生”博弈

芯片破壁者(八.上):欧洲半导体产业的“新生”博弈

对于时间的长河来说,半个世纪不过转瞬即逝,而对于半导体产业来说,半个世纪里却已然是历经风云激荡,波澜壮阔。

从实验室到田埂的天堑 :肯德基3D打印鸡肉的现实壁障

从实验室到田埂的天堑 :肯德基3D打印鸡肉的现实壁障

能不能吃到环保鸡肉不重要,让这门技术从实验室中走入更广阔的大众视角反而是当务之急

狂砸209亿美元筹码,ADI能否挑战德州仪器的“铁王座”?

狂砸209亿美元筹码,ADI能否挑战德州仪器的“铁王座”?

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各种作妖,未尝不是倒逼中国产业长远竞争力生长的“压力”。

芯片破壁者(七):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

芯片破壁者(七):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

要计算,于是有了光

芯片破壁者(六.下):摩尔定律的新世纪变局与无限火力

芯片破壁者(六.下):摩尔定律的新世纪变局与无限火力

摩尔定律不是一个定律,它是一个机遇

芯片破壁者(六.上):摩尔定律的一次次“惊险”续命

芯片破壁者(六.上):摩尔定律的一次次“惊险”续命

制程工艺与经济性的正式融合,让摩尔定律与半导体发展节奏,从80年代中期开始,开始变得密不可分

类脑智能,迈向通用人工智能新可能?

类脑智能,迈向通用人工智能新可能?

正在构成发展类脑智能的基础条件,也是未来通向通用人工智能的有利契机

29 4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29 4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销为什么不行了?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29 10月

发表了文章

争热点、玩互怼,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?

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,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。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,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...
  • 12